您的位置 : 首页> 天降灵戒

更新时间:2019-11-06 15:02:02

天降灵戒 已完结

天降灵戒

作者:分类:都市异能

遭到女友背叛,被公司炒鱿鱼的都市小白领任长生,巧获神秘五行灵戒,开始由小人物逆袭震惊世界之路。展开

天降灵戒_精彩章节试读:

这场拍卖最终在夜色降临的时候姗姗结束,看着在暗淡之极的灯光中拍完最后几件压轴的拍品,任长生甚至恶意的猜想这么巧合的时间段,是不是拍卖行故意安排的。

这场拍卖会下来,任长生一共带来了十五万人民币,走的时候,背包里却揣着二十八万零四千,以及一卷神秘的字画,可谓是收获满盈!当然还有一件大概只值几千块钱的现代工艺品瓷器!

拍卖会结束之后,众人随意寒暄一阵,不认识的互相认识一下,就在拍卖方安排下逐渐离开了这里。

临走的时候,任长生获得数人的名片,其中有被人调笑的老高,还有颇有名儒风范的陈满天陈教授。

商务车在送完所有人之后,最后将任长生放在了一处颇为热闹的路口,看来拍卖行也充分考虑任长生下车后的安全以及交通便捷情况。

临走的时候,亲自送任长生出来的徐墨然满脸微笑的请求任长生留下一个邮箱,以便以后可能还有的交易。

对于这种事情,任长生自然求之不得,爽快的留下一个备用邮箱。

此时繁星满天,夜色渐深,夜猫子的生活才刚刚开始。任长生嘴角挂着笑意站在路边打车,看着忙忙碌碌的都市之人,心神都不由一阵恍惚,他的生活真的变了,变了啊!

当任长生背着一背包现金,抱着硬纸筒,拎着赝品瓷器回到家中的时候,神色顿时愣住了。

只见实木餐桌上摆放着数碟精致的小菜,两幅碗筷规整的摆放在桌子的两端,一身家居素装的倪允儿此时单臂支着脑袋正睡得正香。

俏脸微红的倪允儿脸颊被拳头挤的微微变形,粉红香唇微微嘟起,几缕调皮的头发钻出发箍,挠在光洁的额头上,惹人怜惜。

任长生见到这一幕,嘴角不自觉露出一抹温暖的微笑。

扭头看向墙壁上的时钟,此时赫然已经九点多钟。任长生轻轻吐出一口气,就要打算将手中的东西放回卧室之时,倪允儿脑袋一歪,从拳头上滑下,顿时猛的一个点头,醒了过来。

那睡思昏沉的猛然惊醒憨态,令任长生忍不住扑哧一笑。

倪允儿迷迷糊糊刚醒,陡然听到笑声,心中吓了一跳,待看到是任长生之后,俏脸陡然羞红起来。好一会才细声软语的道:“你回来了,我给你做了晚饭,那个……那个饭菜都凉了,你先去洗个澡吧,我把这些热一下。”

任长生笑出声之后,就知道自己唐突了,听到倪允儿的话,自然连忙点头应下。拎着东西赶回卧室,洗澡去了。

而倪允儿俏脸却脸色越发羞红的热菜去了,老实说任长生给她的感觉十分好。老实诚恳富有同情心,而且家中还没有单身男士那般的邋遢,在经过任长生之前在她睡着之后,也没有做出什么猥琐的事情,这让她对于任长生的好感更是猛增。

任长生舒服的冲了个热水澡,洗去一天的疲惫,随便穿着一身睡衣就出来了,此时倪允儿正忙活着将饭菜重新端上桌。

“快坐下吧,先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。”倪允儿这么说着,却再次转身将两碗米饭端了过来。

任长生也不客气,晚上只在那边吃了一点点心的他,此时简直要饿坏了,接过米饭客气几句也就大口吃了起来。

对于做饭者来说,食用者胃口大开的吃饭就是对于他们最大的肯定。

此时倪允儿满脸笑意的看着任长生,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手艺还是挺不错的嘛!

“唔,你吃啊。手艺不错哦,比我好多了。”任长生吃个半饱的时候,才注意到倪允儿几乎没怎么动筷子,只是微笑看着他,老脸不禁一红。

“嗯,我不太饿,女孩子嘛,胃本来就小的。”倪允儿甜笑着解释道。

“胃小更要多吃饭啊,看你消瘦的,以后可不要有减肥的念头,太瘦可不好哦!”任长生笑着道,吃饭的速度也慢了下来。

今天的满载而归,令他的心情十分好。

这种好心情倪允儿都能感受得到,心中虽然不知道面前这男人因为什么高兴,但是心中也是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微笑。

晚饭之后,任长生招呼一声,刷牙洗脸之后,早早去睡了。

第二天任长生一觉睡到大天亮,直到中午的时候,才醒过来。

家中有个女人居住,那种感觉绝对不是一般的爽,即使是大中午起来,任长生都有一口热饭吃,这种感觉非常好。

计算着距离凤凰阁还有半个月时间,任长生决定这段时间不在外出,好好恶补一番古玩的知识,上次虽然他收获甚丰,但是对他也是极为震撼与打击的。

那些拍卖的古玩,他几乎就全部都不认识,什么来历?有何价值?又价值几何?他几乎全部不知道,这样对他以后的古玩之路可不好。他不可能一辈子依靠戒指捡漏子,这样老是淘到宝贝,却一问三不知,早晚会被别人怀疑的。

于是这段时间,任长生几乎进入一种疯狂的姿态,早睡早起,起来就看书,看书看累了,就上网搜索一下关于古玩的花边新闻奇闻轶事,以及一些著名的拍卖会信息。

天降灵戒_猜你喜欢

  1. 现代言情
  2. 星际科幻
  3. 穿越重生
  4. 科幻末世

天降灵戒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
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回复书名:天降灵戒 阅读全文